新天地酒吧街:西班牙高温来袭山火肆虐

文章来源:多游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5日 21:56  阅读:8647  【字号:  】

过年的时候,大家一定都很高兴。当然,最高兴的肯定是我们。因为过年我们可以穿新衣裳、吃好吃的、放鞭炮......最令我兴奋的就是能得到压岁钱。每年我都可以收到许多,今年也不例外,我一下子收了两千多元呢。看着这么多的钱,我在心里盘算着:我可以和爸爸妈妈商量一下,看一场演唱会;也可以买一些我最爱的饰品来装饰我的房间;还可以……正当我在想着怎么花压岁钱的时候,爸爸走进来对我说:你打算怎么收拾这压岁钱?我愣了一下,随口说道:还没有想好呢!让我再想想。

新天地酒吧街

爸爸在外打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和我和妈妈在一起,我一般就和妈妈生活,可我却忽略了母亲,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定要让母亲过得充实,帮妈妈分点负担,帮妈妈干点家务,倒到水......

望眼欲穿的关怀醉也茫茫醒也茫茫,只有清冷的月光伴随着一个落寞的身影。风吹动了月光,夜初上浓妆。咳……咳。怎么会那么冷,有些感冒的我躺在床上如小刺猬曲卷一团,但就不愿意起来拿柜子里的棉被盖上。倏然有层软绵绵的东西轻轻地盖在我的身上,温暖得让我的嘴角恬静地向上扬了,当我睁开昏昏欲睡的眼睛一看,只见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走了出去。是谁呢?如饥似渴的好奇心驱使着我走了出去。寒风刮着窗户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窗帘似乎也被这一种乐响渲染了而随风荡漾着,但我却狠狠打了个颤抖。忽然听到厨房传来了碗碟碰撞的声音,难道是那些讨厌的老鼠在作怪。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喃喃自语的声音大冷天的,怎么还不会照顾自己,要是病倒了怎么办呀!原来是妈妈,只见她头上的发丝因为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变得如雪花般银白,断了线似的泪珠从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一路淌下,本是细腻娇嫩的柔胰也起了密密麻麻的茧子,直楸我的心,她不是不爱我,只是她那深沉的爱就算用千言万语也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她满脸的沧桑早已是爱我的见证。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贩贩贩小宝,忘不了你微笑时那灵动的酒窝,忘不了你高兴时手舞足蹈的动作,忘不了你忧伤时那晶莹的泪珠,更忘不了你那上迷人的眼睛。我们的相识从刚进入初中开始,你说那时的我好傻,你想,怎么会有这么呆的女孩呢?而我则是被你的热情给吓到。当时的我,感觉好梦幻,就像小说中的情节一样,在那个青春洋溢的校园,在那热闹的教室里,开始了我们的友谊路程。到现在,我们相识已有两年,我们从开始的相识,相知,相惜,到现在的相懦以沫,我看见了你的快乐,幸福,也铭记了你的忧伤,难过。看到你幸福,我为你快乐;看到你忧伤,我为你难过。小宝,我请你记住,我陪你,永远为期。

那还是暑假里,我随爸爸、妈妈去了趟外婆家。外婆家在四川一个偏僻的山区,那里山清水秀,风景非常优美。到外婆家的第一天,我就闹着要去村里的学校看一看。几年前来外婆家,我也曾多次去学校玩耍,那时年龄小,没有什么感觉,可这一次走进学校,我却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小小的土坪操场,一个木棍制成的旗杆矗立在操场的最前端,另一端是一个旧的篮球架,整个操场看上去非常单调;操场一侧是沟坡,另一侧是四间陈旧的红砖房子,透过没有玻璃的窗户望进去,几张简陋的老式课桌和长条板凳摆放在里面,像饱经风霜的老人一样显得孤独寂寞,教室前面的灰黑色黑板上端端正正地写着一行大字祝同学们暑假快乐!妈妈,你小时候也在这里上学吗?那时学校也是这个样子吗?我禁不住一连串地问。是呀,你看妈妈当年的学习环境多差呀!全校就两个老师,多少年了还是这个样子……正在这时,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个和我年龄大小差不多的小男孩,我没有再听妈妈感慨,便和小男孩跑到操场上玩了起来,我们玩了很久很久,我告诉他我来自郑州,他说他的爸爸妈妈在广州打工,长大了,也要像爸爸妈妈一样出去打工挣钱,分手时,我问他:你不想上大学吗?他听了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傻傻地一笑,便飞快地跑了。

星期二这天放晚学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西门,见有一个老爷爷摆的卖烧饼的小摊点,我记起妈妈说的回家顺路买几个烧饼,晚上吃烧饼配稀饭的事,我就走到老爷爷的烧饼摊点前.

新柳绿芽,鸟语花香,公园上空早已被春使者——风筝占据。父亲厚实的大手紧紧握着孩子柔嫩的小手在绿的放光上奔跑。孩子脚上唧唧歪歪的鞋子也欢快地唱着歌。一个石头绊倒了孩子,他扑到草丛中。父亲感觉不妙,脚步顿住,唰地扭过头,慌忙弯下腰,用力抓着孩子的身体两侧并举起。父亲的眉毛凑成一团麻,双唇紧合。在孩子的哭闹声与空气混合之前,他把孩子举过头顶,孩子与风嬉闹玩耍,在阳光下旋成一个明亮的光圈,父亲的小碎步似急促的鼓点拍打着泥与草,溅起的露珠湿了他的裤脚。阳光再次在孩子的嘴角绽放,满头大汗的父亲小心翼翼地放下双臂,轻轻拍的这孩子身上的泥,长呼一口气,皱眉舒解了。




(责任编辑:熊艺泽)